冼夫人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冼学研究 >

郑显国:浅析海南冼夫人热形成的原因

时间:2012-12-24 15:55来源:冼夫人网 作者:郑显国 点击:
冼夫人开发海南建下不朽功勋,爱民如子,使百姓安居乐业,而且海南冯冼氏多是她直系真正的后代,居民多是当年从高凉迁去和居住本地的同族俚人的后人。

浅析海南冼夫人热形成的原因

——在2012年海口市冼夫人文化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
茂名冼夫人研究会副秘书长  郑显国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冼夫人研究专家、学者、同志们:
    海南人民对巾帼英雄冼夫人的崇敬和热爱,纪念规模之大,场面之热烈,是大陆及海外不能相比的。千多年来,海南形成这种规模大、范围广、层次深的“冼夫人热”有着其深远的历史原因、社会原因和人文因素。
    冼夫人逝世至今已有十多个世纪,但海南人民对冼夫人的尊崇、纪念盛情有增无减。据海南地方志及海南学者陈雄《冼夫人在海南》的记述,自古海南各地就有每年农历二月纪念冼夫人出征海南登陆日的“军坡节”活动。其中以琼山新坡冼夫人庙的参拜人数为最多,场面最热烈。这里是海南北部几县市人民纪念冼夫人的主要集结地。据古《琼山县志》记载:“数百里内祷祈者络绎不绝,每逢诞节,四方来集,坡圩几无隙地。”仅1981年,来新坡圩“闹军坡”的人不少于15万人次,大小汽车有数千辆次,车辆在距新坡圩梁沙婆庙(冼庙)12里处就无法行驶。新坡圩14口水井全部用干,所燃鞭炮,以车计算(见陈雄《冼夫人在海南》)。这是对海南“冼夫人热”的高度概括和形象描述。我们茂名冼夫人故乡,也有纪念冼夫人诞辰和忌日的传统,但范围较小,人数也远不及海南。如冼夫人故里电白山兜村有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纪念冼诞的“年例”,时间四天四夜,范围是整个村委的村庄。电白霞洞圩及附近几个村委在农历正月十七日至十九日,举行纪念冼夫人逝世的活动,时间三天,人数上万人。高州的一些地方每年也有春霄、诞辰祭祀的习惯,但是规模与海南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何以海南的“冼夫人热”远远超过冼夫人故乡?笔者反复考究,认为主要有三点原因:
    一、冼夫人在海南立下丰功伟绩,是受海南人民崇敬的主要原因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海南人民对冼夫人的厚爱是对她的恩情、功德的回报。考冼夫人一千多年来,之所以受到海南人民的尊崇,首先是因为她为海南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实事,为海南的发展,经济的繁荣,人民的安居乐业立下了不朽功勋。据考证,冼夫人在海南的历史功绩是,政治上,她亲自奏请朝廷,建置崖州,使海南重新归属中央王朝统治。冼夫人之前的海南岛,政治上与中原封建王朝的关系仅仅是形式上的关系。秦威服岭南后,在其地设置南海、桂林和象郡三郡。当时海南属“象郡之外徼”(见明正德《琼台志》、清道光《琼州府志》),可见,当时秦朝对海南的统辖,只是形式上的遥领而已。直到汉武帝征服岭南后,将其地划分为南海、苍梧、合浦、郁林、交趾、九真、日南、儋耳、珠崖九郡。其中儋耳、珠崖两郡就在海南岛。西汉郡县制的建立,标志着中央政权对海南岛直接统治的开始。但是汉朝官吏对海南残虐统治,引起当地人的不断反抗,多次暴发起义或叛乱,至汉元帝时被迫撤消了儋耳和朱崖郡、在全岛只设一个朱卢县、县治却在徐闻,隶属合浦郡。海南与中原王朝的关系又倒回以前遥领的状态。此后,历经三国、晋、南朝宋、齐、梁几个朝代共580年,岛上都只设一、二个县,都由内地的郡遥领。在这漫长岁月,封建王朝对海南岛采取的似统非统的政策,是有名无实的。直到梁代冼夫人主事时,她力主民族和睦、部落和谐,坚决反对其兄侵略傍郡,互相攻击的恶行,使其改恶从善。海南居民与冼夫人同属俚人部族,因敬佩她的德行,慕名归附的有一千多峒。冼夫人到儋耳一带安抚归附者,看到这里无政府混乱状态,经济贫穷,文化愚昧落后。在爱国爱民心的驱使下,冼夫人决心解决海南长期被弃置的问题。她以南越部族首领的身份于“梁大同初,请命于朝,置崖州”。(明正德《琼台志》清道光《琼州府志》)梁武帝批准了她奏请,并委托她全权负责这项工作。冼夫人深入海南各地了解情况,考察推荐部分首领任州县主要职务。终于建立了崖州,下辖10个县,从而结束了近六个多世纪以来那种时立时废,时分时合遥领局面,使海南重新隶属中央政权的直接统辖。崖州建立后,冼夫人协助州官在政治上推行民族团结政策,开创了开明政治新局面。
    军事上,冼夫人亲自率师平定叛乱,安抚百姓,为海南创造了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军事是政治的继续,由于海南历580年“久乱不统,不能一日相聚以存”(明正德《琼台志》卷三)。所以,崖州建立以后,首要任务是平定叛乱,安抚百姓。冼夫人统率军队开赴海南,进行平乱招安。海南相传至今的“军坡节”地点就是当年冼夫人率军到各地发军平叛的集结地。她以德为怀,采取分化瓦解的作法,争取多数,打击极少数首恶分子。因而深受百姓的欢迎和拥护。那些误入歧途的坏人,也在冼夫人的感召之下,改雅归正,主动帮助冼夫人平息叛乱,维护治安,使海南迅速改变了“久乱无统”无政府的混乱局面,创造了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为了使崖州在她离开后仍能保持长治久安,冼夫人采取了几条措施:一是着重加强对俚僚首领进行教化,要求他们约束本族尊重汉官,自觉执行朝廷的法规制度。同时留下一部分本族人在崖州各地做官,处理好汉官和首领的矛盾。二是敦化结盟,避免族间纠纷。她召集各地俚僚都老、酋长、峒主和大小首领,敦促他们商议和约,建立盟好关系,和睦相处。三是调整俚僚首领主仆关系,要求首领提高家丁仆人的待遇,使人际关系从奴隶社会状态向封建社会过渡。四是建立地方武装,加强地方自治,确保地方安定。
    在生产和生活上,冼夫人积极为百姓办实事,促进了海南经济繁荣。首先组织移民,开发海南。她积极发动她的后代、族人及僚属大规模迁徙海南,参加海南的管理和开发。特别是隋文帝“赐夫人临振县汤沐邑1500户”后,掀起新一轮的移民潮,移民成为开发海南的一支生力军。冯冼家属及越人的南迁,带来中原先进的生产劳动技术,改变刀耕火种的落后生产方式,推行牛耕。同时倡导兴修水利。传说冼夫人还亲自带领百姓找水源,兴修水利。还带来内地及邻国的优良品种无偿提供给农民,扶持农民发展生产。并帮助把原在海边的儋州旧城移建安全地带中和镇,使城中居民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起初,海南山区人民以树叶遮体,冼夫人为他们传授纺织技术,使他们穿上衣服,最终脱离原始状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海南经济有很大发展、至唐代达到空前的繁荣。(见陈雄《冼夫人在海南》)。
    从以上可见,海南从乱到治,从贫穷、愚昧到跟上大陆发展,都是冼夫人的功劳。笔者十分赞同《冼夫人在海南》的分析,作者从正史记载、当时的政治背景、社会经济条件、民间对冼夫人的纪念以及民间传说、冯冼后代族谱记载等方面考证得出的结论:“冼夫人不但来过海南,而且一定是做了不少让坏人闻风丧胆,使人民扬眉吐气,终生难忘,世代永念的好事,所以人民才会时时想到她,代代怀念她,而以上所列的那些被历史学家公认的伟大人物虽然伟大,但他们对海南切身利益没有起过直接作用,产生过直接影响,所以任由统治阶级如何吹捧,历史学家和宣传机器如何肯定,都无法引起海南人民多大兴趣。”这结论是多么中肯有力!是的,包公尽管是古今闻名全国的大清官,但由于他没来粤西、海南拯救过百姓,所以两地都没有他的庙和纪念活动。而冼夫人之所以受到海南人民如此狂热的崇拜,就是因为她为海南的发展做了许多让人瞩目的壮举和救苦救难让人刻骨铭心、世代难忘的好事、善举。冼夫人不但多次到过海南,而且有时(如建置崖州,发兵海南平叛)时间较长,这是母容置疑的不争史实。如果她从不到过海南,也从不为海南做过好事,海南人民连她的名字都未听说过,能这样纪念她吗?这是不言而喻的。我想,冼夫人当年在海南各地扎营发军平乱的威武雄壮场面,就是今天海南新坡纪念场面的写照。现存的新坡八仙泉水渠和中和镇的“太婆井”为冼夫人亲为,这决非虚无飘渺的传说,而是铁一般的史实流传。新坡镇等地每逢军坡节,街上都摆售番薯、芋头、桑桔、百通令旗等,这是冼夫人当年帮助海南发展生产的硕果的物证。它揭示了海南百姓对冼夫人改变民生的感激和眷念之情。事实上,海南百姓是把冼夫人看作是守护神、大救星、慈母。这是海南“冼夫人热”的根本动因。
    二、今海南冯冼氏多是冼夫人的后人,这是海南“冼夫人热”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从上述知道,梁大同年间,冼夫人为海南建置州郡,开发海南,从高凉冼冯家族成员、僚属迁徙移民海南。到隋仁寿年间,隋文帝“赐夫人临振县汤沐邑1500户,赠仆为崖州总管、平原郡公”后,冯冼家族及其俚人掀起大规模移民海南的新高潮。因为这汤沐邑需要人管理,海南当时人少,冼夫人不能不派大批人去加强管理和开发。后来,冯盎任包括海南的崖州、振州、儋州在内的八州总管,他有30个儿子,只有五个在内地任刺史。其余的,他必会派到海南自辖的各县去为官,参加管理。这就是隋未唐初,从高凉(粤西)大规模向海南移民的高潮。特别是在冼夫人第五代孙冯君衡遭朝廷监察御史的矫诬谋反,被“籍设其家”,抄家灭族,冯冼族人被迫纷纷逃亡海南,投靠早期迁居此地的冯冼族人。这次迁移是历史上人数最多一次(冯君衡被籍设其家,有高力士墓碑记为证)。当年,由冯盎创建的电白霞洞冯家村城堡(有《高州府志》记载为据)被毁人散。山兜至麻岗、马踏一带的冼夫人冼氏本支也迁逃一光。
    隋未唐初,冯冼氏大规模迁琼的主要史实根据,是近人陈铭枢总篡的《海南岛志》估计:唐代以前迁入本岛的大陆移民不超过二万人。但入唐后,便激增至七万人,为前期年平均迁入数的七倍。这些迁入者多来自对岸的高凉地区,从中原迁入者甚少,因为唐前,中原南迁者都是迁入福建,再迁广东,直接从海上迁琼的极少。其次,有海南冯氏族谱记载为据。据海南冯氏族谱载,现在生活在海南的冯氏光进、光帝祖派系,文甫、冯佳、冯雀祖派系的后裔均为冯冼在海南的后代。永辉祖派系的族谱虽然没有载明与冯冼的关系,但从该谱提供冯永辉所选择的落籍地点和所投奔的人物可以看出,他们同是源出同一个家族。海南冯氏后代大都分布在琼山、文昌、琼海、万宁、澄迈、临高、儋县等县,大约有10多万人。(见陈雄《冼夫人在海南》)。
    海南族谱载,冯氏迁琼最早在唐初,迁琼始祖为冯光进、冯光帝两兄弟,他们是冼夫人第五代孙、是冯智戴的儿子。《冼夫人在海南》称是其俩是冯智戴长子和次子。但《高凉冯氏世系》称冯子游是冯智戴长子。不管谁是长,谁是次,冯子游与冯光进、冯光帝是兄弟关系无疑。冯光进、冯光帝曾为官,后分别卜居万州后安市排沟村,和琼海隐塘村。而冯子游,是在本地任潘州刺史。又从海南冯氏族谱所记的派系顺序,直记至当今完整无缺,证明其是冯冼在海南的后代较可信。据族谱载琼崖纵队领导人冯白驹将军就是冼夫人第46代传人。而《岭南冯氏族谱》,《高凉冯氏族谱》所记零碎残缺,只记到十九世,最多列至二十四世。因此,今茂名地区的冯氏不是冯冼的直系宗支,只能是其他冯氏宗支而已。海南冼氏目前还没有族谱记载可查,但从冼氏自古多为南路大姓这点看,今海南的冼氏是当年历次从高凉(南路)随迁的冼夫人母家冼氏家族的直系后裔及俚人。今海口市郊也有一条全村人姓冼叫丁村的村庄,这与冼氏家族有什么关系,值得认真考究。
    由此可见,由于今海南的冯冼氏多为冼夫人的冯冼家族的后人,所以他们对冼夫人的感情特别深,这是海南每年纪念冼夫人热情特别高又一重要原因。他们是“军坡节”活动的核心力量。而内地的电白、高州,冯冼氏不是冼夫人的直系后人,而是旁支的冯冼氏的后代。自然对纪念冼夫人的感情色彩比海南逊色些。
    三、今海南他姓居民多为俚人后裔,他们是“冼夫人热”的基本群体
    今海南岛的居民多为俚人的后裔,并非个人臆说,而是有事实依据的。《辞海》对俚人条的注释:“俚,古族名,亦作‘里人’,东汉至隋唐屡见于史籍,常与僚并称,主要分布在今广东西南沿海及广西东南等地。住在今广西海北场(今合浦县东)地区的俚人渐与汉人融合,少数移入桂西的俚人称‘倈’,至清代与壮人融合。一说海南省的俚人,为今黎族的先民。”俚人之称至北宋消失于史籍,而以黎代称之。这是因为在唐代俚人大部分已汉化,一部分迁走。迁入海南的俚人因称山为“黎”,便称为黎人。这正好说明黎族是俚人的后人。
    海南的俚人除了部分是原住居民外,其余都是从粤西等地迁来的,因为他们的语言相同。据《琼山县志》卷三载:县境内有“操西江黎语,似广西梧州等处土音”;《崖州志》卷八载:“黎语,黄流及黎伏里言之……俗传其先本黎人”;《感恩县志》卷一载:“感语有三……曰黎语”;《澄迈县志》卷一也载:“语有数种,土音者曰黎语”。上述县份正巧是隋唐时冼夫人的汤沐邑临振郡和冯冼氏家族统治时间最长的儋耳郡。他们所持的语言和粤西地区一些地方相同,都是黎语。可见,今粤西地区操黎语的汉族居民和分布在海南岛操临高村话的居民及今黎族中的德透方言群居民都是古俚人的后代(见潘雄、蔡理才《冼夫人的族属及俚人遗裔考》)。这也就证明了上述地方的俚人,当年是从高凉冼夫人故乡迁去的。
    梁至唐从高凉内地迁入海南的人群中,除了冯冼家族成员外,多数是俚人百姓。他们很多人成为冯冼家族在海南的头面人物的家丁、奴仆。据《唐大和尚东征记》载:天宝年间,鉴真高僧东渡日本,漂流到海南,当他在临振郡登陆时,受到该郡别驾(郡副职)冯崇债的四百余甲兵来迎护。高僧离开时,冯崇债又亲率甲土八百余人护送。鉴真所见冯冼氏家族在海南岛的奴隶分布,几乎遍及环岛四分之三地区。冯崇债在临振境内仅家丁达千人。和尚北返途中,在万安州豪强冯若芳家(据考,他与冯崇债同是冯智戴的孙辈或后人)下榻三天,见到此人奴仆之多不是以人头计算,而是以住地广袤来表示,即冯若芳的“奴婢所居住村庄,南北三日行,东西五日行”(见《冼夫人在海南》等)。这些众多奴婢大部分都是从高凉故地迁来的普通俚人百姓。这些奴仆的后人后来又成为当地居民,代代传至今。而这些人虽然是奴仆,但由于同是俚人,因而对冼夫人仍有较深的感情,由于他们人数众多,所以成为“冼夫人热”的基础因素。在参加“军坡节”的活动中,他们成为纪念人群的主体。
    既然冼夫人是俚人,是黎族的祖先,为什么现在冼庙多建在汉区,纪念她的多是汉人?这个问题,作者回答得很好,笔者十分赞同。作者认为原因有二,其一是,现在海南汉族居住的地区,就是过去海南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海南岛的主要居民是先前来此的俚僚民族,他们从两广迁来,最初就是居住在沿海和平原地区,即现在的汉族居住区。其二,据《黎族简史》、《琼州府志》等史志记载:由于汉族王朝的征讨政策、封建吞并,文化教育,以及黎汉通婚等一系列复杂原因,使靠近汉族地区的一些地方(如文昌、乐会、琼山、会同、定安、儋县、万州等县的一些峒)开发较早的黎族地区,到明代嘉靖年间也和当地汉族一样编入都图(乡村基层单位)和载入黄册与鱼鳞册,“悉输赋听役,与吾治百姓无异”(见海瑞《平黎疏》),到清道光年间,过去开发较迟的崖州一些地区,黎族也是“饮食、衣服与汉人同”(道光《琼州府志》),即是汉化了。文昌、澄迈、会同(今琼海)等开发较早的地方,黎族与汉族自然同化,被编入汉人户册,出现了“无黎”现象。总之一句话,这些汉化的地区居民本来就是俚人的后代黎族,因此他们对其原族祖先冼夫人,不会因为汉化了而淡化对她的敬仰感情。
    在冼夫人的故乡茂名一带,俚僚部族早于唐宋间汉化了。除了迁走的,余下汉化的俚人只占少数,北来汉人占了优势,因此,茂名的“冼夫人热”自然比不上海南了。
    四、从大陆迁琼的汉人热情参与,是海南冼夫人热的不可或缺的因素
我们知道,在南朝以前,海南岛基本上没有汉人,或者汉人甚少,基本上都是俚僚、骆越居民。今天海南汉族占多数,但其中一部分是汉化的俚人后人,一部分是一千多年来从内地迁来的汉人后代。这些外来的汉人在各个朝代都是少数,他们来到海南,深受当地原住居民对冼夫人的崇拜的热情的感染,也深为冼夫人伟大的人格及历史功绩所感动。他们入乡随俗,自觉汇入当地纪念冼夫人的洪流中去,从而增加海南纪念冼夫人的热度。
    综上所述,由于冼夫人开发海南建下不朽功勋,爱民如子,使百姓安居乐业,而且海南冯冼氏多是她直系真正的后代,居民多是当年从高凉迁去和居住本地的同族俚人的后人,因此,海南的冼夫人热能长盛不衰。
几点建议:
    1、海南、茂名、阳江三地携手共同建设、发展冼夫人文化。在冼夫人的重大节日开展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互相观摩、互相促进。要录制文化节的详细场面,由各地电视台播放,扩大影响。
    2、聘请名演员,拍制冼夫人的电视连续剧,在全国播放,提高冼夫人的知名度。
    3、每年召开冼夫人学术研讨会,出版论文集,互相交流,做到资料共享。
    4、三地各设联络员,定期或不定期互通信息。
    5、三地旅游部门联手共订旅游线路,形成冼夫人文化旅游圈专线,推动商贸发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