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夫人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心人士 >

青山依旧斜阳照 翰墨瑶章分外香——访茂名学院副教授李爵勋

时间:2013-04-26 11:29来源:未知 作者:冼夫人网 点击:
很难把眼前这位精神矍铄、思路敏捷、侃侃而谈的老人与耄耋之年画上等号。他就是茂名学院副教授李爵勋。不知不觉,与李老的访谈接近三个小时,从学会工作谈到学习、宣传、研究冼夫人文化和地方史,再谈到教书育人的工作,李老似乎还意犹未尽。
    很难把眼前这位精神矍铄、思路敏捷、侃侃而谈的老人与耄耋之年画上等号。他就是茂名学院副教授李爵勋。不知不觉,与李老的访谈接近三个小时,从学会工作谈到学习、宣传、研究冼夫人文化和地方史,再谈到教书育人的工作,李老似乎还意犹未尽。从访谈中,我们解读到这位副教授为社科事业和文化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孜孜不倦、矢志不渝的高尚情怀。


广东茂名李爵勋教授

 

廿载蝉联“社科十杰”全市唯一

  家住茂名学院光华校区的李老,过着简朴的生活。对生活的低要求并不意味对事业没有追求。李老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垒起来有一小堆,重约几斤。他在记者面前无法一下子说起每本证书的来历,只概略地说它有纪念意义。在这些荣誉证书中,最吸引记者注意的是“茂名市1984—1994年社科事业杰出贡献者”和“茂名市1994—2004年社科事业杰出贡献者”两本荣誉证书。作为全市唯一连续两届被评为社科事业“十杰”成员,与李老是老同学、老同事的省教育学院欧宣德处长、教授曾来信祝贺他,说是“二十年先进,古之所无,今者少有。”李老自豪却不自傲,而是谦逊地说:“其实我说不上符合这个称谓。我深知没有市社科联和市历史学会、市冼夫人研究会会长等人的正确领导,没有各单位和会员同志的支持和赏面,我是不能有所作为的。”实际上,李老凭着执着和热情在学会和学术活动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赢得了人们的认同和赞许。李老多次自谦地说“我是跑腿的,在领导的指导下做了一些具体的工作。”自1984年茂名市历史学会成立至1997年底,李老历任该会副会长,从学会机构的逐步健全,学会活动的开展,学术成果的评奖,以及《史学园地》会刊的刊出,都饱含李老付出的辛勤汗水。1990年茂名市冼夫人研究会成立至1997年合并回市历史学会,李老连任该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其间研究会刊出了三期《冼夫人研究》,共30万字,也有李老的一份功劳。此外,李老还是茂名市社科联第四届兼职副主席,第三、五届顾问。他关心市社科联,常常乐于为市社科联做一些自己应该做的工作。

  学会的生命在于学术活动,没有学术活动的学会则有名无实,形同虚设。李老在任市历史学会、市冼夫人研究会领导职务期间,会内各种学术活动都可以见到李老忙碌的身影。李老还清楚记得,1991年“纪念茂名凌十八起义141周年、金田起义140周年、太平天国史国际学术研究会”召开前,他在参与市政协征集、整理关于凌十八起义史料的基础上,参加了《凌十八起义》专著的编写,该书后来获得了1994年广东省第五次优秀社科研究成果三等奖,也得到省政协文史委的奖励。李老还和吴兆奇合写《试论凌十八起义是太平天国革命战争的开始》学术论文,在茂名和花县召开的太平天国史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交流。由于此文观点新、材料新,独树一帜,证据确凿,富于逻辑说理,不仅在此次研讨会上反应良好,还被收入此次研讨会论文集《太平天国与近代中国》(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该文大大提高了茂名市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在历史学领域为茂名市作出了较大贡献。

  1995年4月26日,省政府发出了关于禁毒的通告,同一天,朱森林省长发表了《全省动员,打一场禁毒的人民战争》电视讲话,并于次日见报。李老获悉后,即很快倡议召开一次禁毒报告会,并奔走于各单位之间进行联系组织。5月31日,由市综治委、市政法委、市民政局、市教育局、市卫生局、市社科联、市历史学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虎门销烟与禁毒报告会”在赛格特酒店举行。当时的市委副书记、市禁毒领导小组组长王兆林亲自出席并作讲话。这次报告会既是一次学术活动,又是一次禁毒教育活动,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稍加细心就会发现,过去的十多年,每逢重大节日或纪念日,一再有李老的文章见诸报纸或刊物。如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而作的《日寇在粤西的暴行与茂名一带的抗日斗争》;为纪念“五四”运动80周年发表的《茂名市“五四”爱国运动史略》;为纪念茂名建市40周年而作的《拓出茂名新天地——建市前的茂名回顾》;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20周年在《茂名教育学院学报》头版头条发表《伟大的历史转折》,等等。

  李老在总结多年来的工作经验时深有感触地说,学会工作要从自身实际出发,做到扬长避短,同时要加强横向联系,并带头积极开展学术活动,这样才能有所作为和做出显著成绩。

学习、宣传、研究冼夫人文化不遗余力

  如果说1994年之前李老在学会工作和在凌十八起义史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上有成就或新突破,那么1994年至今则是李老在茂名地方史继续收集整理,特别是对冼夫人的研究方面取得新成绩的时期。他常以“只要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自勉,做好茂名地方史的研究工作。

  毕业于河南师范学院(今河南大学)历史系的李老,在茂名学院历史系的岗位上退休,一生与历史结下不解之缘。他自编有《茂名教育学院茂名地方史专题讲座(12讲)学习材料》和《冼夫人·高力士·“贡荔”研究汇编》两本书,共计34万字,作大学专科讲坛的茂名市乡土教材和辅导资料。

  李老是电白县政协第五、六、七届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顾问,长期以来致力于地方史研究。据统计,李老在1986年至2005年在电白政协《文史撷英》刊物中共发表地方史文章37篇,约8万多字;2001年至2005年在茂名市政协《茂名政协之声》刊物发表地方史文章22篇,共6万多字。李老正初步着手整理历年来发表的文章,想辑成自己的“文选”,他希望有生之年能完成这个事业。

  冼夫人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被江泽民同志称为“我辈和后人永远学习的楷模”,是茂名地方重要历史名人,李老以学习、宣传和研究冼夫人文化为己任,一直倾力于这项工作,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2001年5月,“首届中国边境城市文化经贸旅游艺术节·冼夫人文化研讨会”在茂名市召开,李老作为该次研讨会领导小组成员和会议工作人员,忘却自己的年龄和体力,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从会议的筹备召开,至大会的进行,以至大会的总结、出版大会论文集,前前后后忙了达半年之久。李老还亲自撰写《冼夫人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参与了研讨,为弘扬冼夫人文化和构建冼学工程贡献力量。

  近年来,李老参与编写的专著有成十本,字数逾百万。包括:《冼夫人礼赞》、《冼夫人魂》(上、中、下)、《冼夫人文化与当代中国》、《冼夫人文化》。他还正在参与编写岭南文库系列学术专著———《冼夫人》(约三、四十万字),以及列入广东省社会科学“十五”规划项目的《冼夫人文化全书》(预计六十万字),这两部书将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刊载研究冼夫人文化的文章或资料,理想目标是大型的学术刊物。

  对于宣传冼夫人精神,李老也非常热情。2004年4月24日,李老应邀到茂名广播电台现场直播“冼夫人文化访谈录”半小时。2004年9月起,李老为茂名电视台《冼夫人文化纵横谈》节目先后3次前往参加拍摄工作,辑为12集内容之三播出。

  李老关于冼夫人的研究成果名声在外。北京、山东、四川等地陆续有来函邀请他参加某些学术研究交流会或研讨会。李老也因为研究冼夫人,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如海南省史志办主任陈雄、广州军区专业作家文新国、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叶春生、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系教授曾昭璇、暨南大学图书馆古籍室主任罗志欢、广东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练铭志、广州大学黄君萍教授等,他们都是研究冼夫人的专家学者,李老经常与他们有联系或交流研究的情况。李老说,从他们身上学习到许多有用的东西,或得到他们诸多帮助。

  说起地方史的收集、整理和撰文的体会,李老颇有心得。他认为:地方史料大有可为,要广泛收集,妥善保存,去伪存真;史料考证工作要严肃认真,实事求是,坚持无证不信,孤证不立,切忌望文生义,或道听途说,盲目搬用;只有完全忠于史实的文章,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和具有存史价值;地方史文章要一篇篇地写,但应有总体规划,不要搞得支离破碎。并且要做适当的研究工作,把有关历史规律揭示出来,使文章具有一定的思想性。李老说,近年来,我之所以在地方史研究上有所收获和建树,完全得益于勤收集、勤整理史料的习惯,同时做到精雕细刻,反复修改,细致校对,决不粗制滥造。李老表示,虽然自己身体较弱,一再留医,动过几次手术,视力又较差,但要活到老,干到老,为构建冼学工程和地方史大厦添砖加瓦。

授业四十载 桃李满天下

  李老出身于书香门第,祖上几代都是私塾先生,外祖父朱辑五还是前清秀才。他自幼就牢记“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的祖训,勤读苦学。因少时总爱坐在席上读书,人称“坐烂席角”,最终学有所得。当年学习的古文,部分名篇,李老现在还能背诵,古文功底可见一斑。

  李老曾先后在茂名县(今高州县)、化州县、花县(今花都)、电白县、茂名市区任教,从塾师、小学、中学、简师、中师教师直至当大学教师。1989年从茂名学院退休后,李老实际上退而未休,继续学习、工作和爬格子,一步一个脚印,全凭自己的奋斗以不断创造业绩。广东省人民政府、茂名市人民政府为其颁发过“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为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的荣誉证书。在《中国专家人才库》第4卷、《中国人才辞典》第3卷、《中国专家大辞典》第12卷、《中国专家人名辞典》第11卷、《中国国情报告·专家学者卷》、《中国改革撷英·民族英才卷》、《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中华卷·第二卷(下)》等辞书都能找到有关李老的业绩记载。

  李老是教坛的多面手,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编书,曾参加湛江地区和茂名市的教材编写,包括教育学、心理学、语文、历史、政治等教材,李老还保存有当年的手稿。编书使李老形成了治学严谨的作风,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李老先后在《南路人民报》、《广东教育与文化》、《广东教育》、《岭南文史》、华南师大《中学历史教学》、陕西师大《中学历史教学参考》等10余家刊物发表各类文章多篇,字数也不少。

  李老视学生如子女,教书育人40年,如今桃李满天下。也许他已记不清教过多少学生了,然而他的学生却永远记住自己的老师。

  李老的学生、省农业厅副厅长陈福林2005年1月20日曾发来贺信,摘录如下:“尊敬的李老师:您在教学和研究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为国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作为您的学生为有您这样的好老师而深感骄傲和自豪!”

  李老有位30多年前的学生刘光浩,现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曾赋律诗一首《写给李爵勋老师》:“立雪程门事未忘,春风化雨沐群芳。狂飚不改昆仑志,素褐难遮瑜玉光。史海呕心求本纪,杏坛沥血示周行。青山依旧斜阳照,翰墨瑶章分外香。”

  李老的学生,本市一间中学高级教师李德华在报纸上刊登《师恩难忘》一文,公开感谢李老30多年来长期对他的培养和教育,文中说,“李老师的恩情,一纸难以言尽。……我只能像李老师关爱我那样,去关爱自己的学生了。”

  李老结识才几年的朋友电白老教务主任杨鸿培曾给李老来信说,“天地一场戏耳,人生碌碌,无不在扮演各样角色。净丑者有之,文武生者也有之。其蚩其妍,皆为过眼光阴,徒令丑名、好名留传后世。所以,当官要当好官,做人要做好人。台端属于好人,乃我最钦佩之人,人民最敬仰之人。”并以一首七律赞之:

  休退归来年复年,宵宵写作力心捐。

  清茶淡饭聊充饱,静夜残更未忍眠。

  编撰志书存历史,投文刊物续新篇。

  莫将憾事留心底,一抹斜阳壮大千。

  文如其人,这就是李爵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